正文 第540章

    “干什麽?你说我还会干什麽?哈哈哈”

    =齐欢看着面前被吊起来、不停挣扎、无助而美丽的少妇,一面兴奋地笑着,一面一件一件地脱去身上的衣服,当他脱去身上的所有衣物时,那粗壮巨硕的昂着可怕的出现在玉无瑕眼前。

    你你快放开我?“玉无瑕知道,她即将面对的是多麽可怕而悲惨的命运,她停止了挣扎,痛苦地咬住下唇,闭上了一双美丽的眼睛,珠泪不断沿着她雪白的脸颊滚下。

    玉无瑕闭着双眼,猛然感到身前一阵腥热难耐的气息袭来,然后,一双大手粗暴地扯住她胸前的网眼衣,猛力地往下一撕,荏弱美丽的她打了一个冷战,又努力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过瘾”

    赤条条的齐欢发出了一声赞叹。玉无瑕胸前被撕开的网眼衣处,一双丰满柔软、洁白似雪、晶莹如玉的傲美如两只可爱的白兔弹了出来,跃动不止,上两颗嫣红的乳蕾,如雪地红梅般绽放。

    “这的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

    齐欢不禁发出一声赞叹,他伸出左手捏住玉无瑕的一只,触手处只觉得肌肤光滑无比,柔软而温暖,一种少妇特有的乳香袭来,令他身不由己地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放开我”

    玉无瑕无助地挣扎了几下,试图挣开齐欢的手,但无济于事,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几滴泪珠落在那被无情地抓握着的洁白上,溅出几朵泪花,从未受过如此凌辱的她忍不住微微地颤抖起来。

    齐欢的左手捏住玉无瑕的,伸出右手扯住她被撕破的网眼衣,狠狠地向下一撕,“嗤”地一声,玉无瑕整个雪白美丽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齐欢松开了玉无瑕的,退出一步,由于没有了手的压力,玉无瑕不由深呼吸了几口气,呼吸中,一双傲挺而丰莹的起伏着,份外有一种动人的美态。

    这一切,包括她匀美的香肩,盈堪一握的纤腰,雪白柔软的乃至迷人的香脐都落入齐欢闪动着兽欲的眼中。

    垂涎欲滴的齐欢迫不及待扒光了玉无瑕身上所有的衣裳,玉无瑕微微地颤抖着,没有挣扎,只是用脚尖顽强地支撑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在齐欢充满兽性的目光下,玉无瑕身无寸缕,细腻光滑,薄如蛋壳的肌肤暴露无遗,眩白柔美的胴体耀眼地美丽,而在那少妇最为迷人的地带,芳草凄凄亦掩不住诱人的嫣红。

    齐欢没有开始齐欢料想中的动作,而是在刚刚脱下放在一边的一件衣服口袋里掏出两个药瓶,一个里面装着白色的晶状粉末;另一个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接着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一次性注射器。

    齐欢用注射器从装着透明的液体的药瓶里抽出里面的液体,再把液体推进装着白色的晶状粉末的药瓶里,白色的粉末被迅速的稀释开,变成乳。

    齐欢把药瓶里全部抽进注射器里,然后举着注射器向玉无瑕走去。

    “美人,你想不想知道?我把这管药水打进你这对漂亮的里,你的会有什麽变化?”

    齐欢走到玉无瑕身前,伸出左手捏住了她的,一边揉搓着她深红色的一边笑着说道。

    “不你你要干什麽?不要”

    玉无瑕知道齐欢接下来要对她干什麽,无法抗拒的恐惧使她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并抽泣了起来。她吃力地用脚尖支撑住自己赤裸被悬吊的因恐惧而绷直的身体,闭上美丽的眼睛,默默地忍受住痛楚与恐惧,这使她看上去更加显得凄楚而动人。

    齐欢继续把玩着玉无瑕的,在手指不停的揉搓下,玉无瑕那只深红色的紧张的从中高高的翘起,荡而迷人的挺立着,象一截小橡皮头,中间的奶孔清晰可见。

    “啊”

    被齐欢如此放肆的揉捏,玉无瑕不由发出了羞耻的低哼。

    “好嫩的,一会它就会变得更迷人啦!”

    齐欢边说边不怀好意的用针头在玉无瑕那高高的上划了一下。

    “呀”

    锋利的针头在布满敏感神经的上划过,使得玉无瑕的全身都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齐欢不停的用针尖拨弄着玉无瑕顶端的奶眼,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少妇的身体,跟着他的动作而颤抖着。

    说实话,玉无瑕确实很害怕,任何一个女人面对这样的情形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恐惧,她不敢想象,自己对疼痛极为敏感的,此时被针头生生的刺入,会是一种什麽样的痛苦!“齐欢说罢,把针头对准了玉无瑕的奶孔,狞笑着把针头用力的刺了进去。“啊放开我不要”玉无瑕立刻感到上一阵尖锐的刺痛,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她猛的扬起头,本已瘫软的娇躯又在一瞬间挺的笔直,两条玉腿拼命的踢动着,整个丰满雪白的身体,徒劳的扭动着,但上身被齐欢固定着,一动也不能动。

    齐欢一手死死捏住玉无瑕丰满白嫩的,一手慢慢地将针头往她里插,齐欢插的很慢,而且一边插一边不停的捻动针管,尽力的加强和延长玉无瑕的痛苦。“一会我要让你的爽上天的。不要紧张!”

    齐欢一边用力,一边用眼睛盯着玉无瑕疼得扭曲的的脸。

    “啊”

    玉无瑕惨叫着扭过脸去,咬紧牙关,不理睬齐欢。“妈的!你这个臭!”

    齐欢大喊道。齐欢一把揪住玉无瑕的长发,把她的头向下按,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美丽的被齐欢用针头施虐。

    “哈哈哈”

    齐欢看着被齐欢按着的玉无瑕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手里的注射器,虚弱地颤抖着双腿和肩膀。他发出一阵怪笑,接着用左手托起玉无瑕的一只丰满挺拔的,将右手的注射器慢慢的扎进了她的里!

    “啊!不、不要”

    玉无瑕立刻感到上一阵尖锐的刺痛,发出痛苦的尖叫!在玉无瑕的惨叫声中,齐欢继续缓缓的捻动着将针头刺进她的深处。同时,将半管药水推进了她的。随着药水的推入,玉无瑕那丰满雪白的左侧慢馒鼓涨了起来,涨的上面一根根青筋都能清晰可见。

    这个过程足足进行了5分多钟,4公分长的针头全部刺进了玉无瑕的,在外只剩下还装着半管药水的针管,针管坠在她的上不停的颤动,一滴殷红的血珠顺着奶孔滑了出来,挂在她丰腴的上。

    “啊”

    看到针头完全扎进了自己的,玉无瑕痛苦的大口喘着气,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再忍忍!还有一边!一会就好了!”

    玉无瑕刚刚松了口气,齐欢就拔出了刺进她的针头,开始用手指揉捏起她的来。

    玉无瑕皱着眉头痛苦的呻吟着,她似乎没有听见齐欢说的话。但是她的的,在齐欢的手指中很快的就勃了起来。于是锋利的针头在她的惨叫声中,再次缓缓的刺进了她的。

    “疼啊”

    针头每转动一分,都会引起疼痛的成倍增加,使得玉无瑕疯狂的扭动性感的身体,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惨叫。然而这一切,都没能使齐欢停手,他仍然用力拧动着针筒。

    “”

    一声声惨叫回荡在房间里。玉无瑕痛苦的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全身泌出,丰满性感的疼的不停的哆嗦着,挺的笔直的双腿,机械的痉挛着,一对雪白柔嫩的玉足胡乱的踢着。

    伴随着玉无瑕凄厉的惨叫和徒劳的挣扎,惨无人道的针刺仍在继续着,玉无瑕看着毒牙似的针头,从自己的乳口缓缓的刺进自己的深处,将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痛苦传导到她的大脑中,她盼望着能够尽快的结束这种痛苦的折磨。

    不知过了多久——但玉无瑕感到足有一个世纪长,针管里的药水,终于从她那性感迷人的里推了进去。她昏了过去,头无力的垂在胸前,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喘息和呻吟。“妈的!这这麽不耐整,给我醒过来!”

    齐欢上前去,伸手把刺在玉无瑕里的针头拔了出来。

    “啊”

    玉无瑕再次猛的扬起头,拼命的惨叫着,还没等她的惨叫声减弱,齐欢又跑到厨房抓了一把食盐,回来摸在她不停流血的上。

    “啊”

    玉无瑕发出了一阵格外凄厉的惨叫,雪白性感的身体神经质的痉挛了一阵,头一歪,又昏死了过去。齐欢色迷迷的盯着昏死过去的玉无瑕,漂亮迷人的玉无瑕在被针刺时的种种表现深深的打动了他:她那如花似玉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高耸的随着她的喘息不停的跳动,丰满的被痛苦刺激的如性般的扭动,还有修长笔直的双腿,以及性感白嫩的双脚脚趾因痛苦而一张一合的扭动这一切都给了齐欢一种感官上的极度的变态刺激。玉无瑕痛苦的表情。让他得到了极大的心理满足。

    “唔”

    玉无瑕慢慢的醒转过来,她在朦朦胧胧中感到无比的燥热,体内有如烈火般燃烧,她感觉到自己赤裸着的两个丰满挺拔的里好像有大股的液体在流动,还在刺痛的竟然已经羞耻地涨大变硬起来,她感到自己涨痛的双乳也在逐渐可怕地膨胀变大了。这种感觉令她迷乱不已,她感到唇干舌燥,甚至感到自己身体内竟有一股液体在慢慢地流出身体下面,而自己竟无法控制地开始扭动起炽热的身体,她忍不住低声地抽泣起来。

    “你醒了?你看你的,是不是比刚才好看多了?”

    齐欢看见玉无瑕醒了过来,便笑着靠近她,伸出手托起她柔嫩丰满的,一边盯着她的眼睛一边下流的用手轻轻拍着她那熟透了的,发出结实沉闷的“噗噗”声。

    玉无瑕低下头一看,自己一双丰满坚挺的雪白鼓涨了起来,足足比原来大了近一半,两个则惊人地竖立肿胀起来,顶端明显地突起,显出一种湿润的亮光来,那还在刺痛的美丽的上的奶孔亦胀大而张开,里面鲜红欲滴,尤如一朵绽放的红梅。

    “哦不”

    玉无瑕开始感到自己双乳那种令人羞耻的变化。她明显感到自己丰满的双乳变得沉重起来,而且感觉到一种令她无比难堪和痛苦的乳涨。

    男人的每一下轻微的抚摸,都会让她的身体一阵哆嗦,她羞耻万分地呻吟起来。

    齐欢贪婪的用双手罩住玉无瑕的双峰,又搓又掐又拧,狠狠的蹂躏着。玉无瑕身体僵硬,紧张地挺着胸脯,两个高耸的明显的颤抖着,齐欢加重了手上的动作,玉无瑕的抖动的更厉害了,大滴的血顺着流到上,齐欢突然用手指夹住玉无瑕的两个暗红色鼓胀的,使劲地挤压,几乎将她的两个捏扁了!

    “求求你啊放了我呀不要疼!”

    玉无瑕立刻感觉两个受到针刺的尖锐地疼痛起来,疼痛使得她渐渐涨大的双乳不停抖动,大声惨叫起来。

    “看来还挺成功”

    齐欢没有理会被自己弄得因痛苦而悲鸣不已的玉无瑕,他兴奋地自言自语着,松开了蹂躏玉无瑕双乳的手“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已经依了你们你们为什麽还这样对我啊”

    玉无瑕已经被连翻的凌辱折磨的筋疲力尽,她踮着双脚,双腿颤抖着无力的支撑着瘫软的身体。被残忍折磨的上传来一阵阵屈辱的剧痛,疼痛迫使她一边不时扭动着身体,一边低声的呻吟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